首页 时尚资讯 故事会 心情说说 家居生活 小说 房产资讯 趣闻趣事 软件资讯 旅游资讯 宠物资讯 游戏资讯 音乐资讯 教育资讯 娱乐资讯 影视头条 人工智能
您当前的位置 :故事会 >  正文
梧桐树下(中)
http://wz1122.com2020-10-17

  一束金色的阳光从洁白的的窗帘细缝间透进来,给人一种很温暖的感觉。他轻轻地把手从她的颈部抽出来。兰花稍微动了一下,把头枕在他宽阔的胸口,二手紧紧地搂着他。一点也没有要起床的意思。    兰花一开始还非常的矜持,羞色的样子增添了无尽的魅力。她阿娜的身材,高耸的的乳房和细腻的皮肤几乎让这个基本上还没碰过女人的他血脉膨胀。在经过一阵急风暴雨后,兰花开始彻底放开了。她欢快而享受的呻吟让他像火山一样猛烈地爆发。由爱而触发的激情和爱欲让俩人不断地达到那欲望的巅峰。    .......................。    这样迷人的女人一定是受很多男人喜欢和追逐的。他环视着她的闺房。近二十多平米的臥室,一个宽大的电视;一张嵌着园镜的化妆台;还有一个不太相配的,古色古香的大书架,最上面最醒目的的地方竟然排到着十几本精装的马恩列斯全集。但好像少了什么。是什么呢?哦,对了,怎么没什么女孩闺房里必有的照片呢?他记得妹妹的房间里挂满着她自己臭美的显摆的照片。还有很多与她男朋友秀恩爱的照片。可兰花的房间里却没有这一类的东西。也许是知道我要来收起来了?可咋晚我们是突然来到她这里的。他觉得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兰花,好像应该把这些事情弄清楚。他这样想着,扭动了一下身体,想把自己弄得舒服些。    “怎么,想起床了?还早呢!”兰花睁开她那闪亮的大眼睛,使了一把劲把他抱得更紧了,    “我以为你睡着呢”他用手指轻轻地摆着她乌黑的的头发。    “你这大坏蛋!”兰花突然一翻身整个人都压在他身上。细纤的小手轻轻地拧着他的脸颊。    “我知道你在干什么!”    “嘿嘿?”    他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偷窥人家的私房,罪该万死”兰花一边说着,一边反而捧着他的险狂吻了一下。    “我…”他想说些什么。只觉得兰花火热的唇已经紧紧地贴上来。那柔软,温湿的,滑滑的感觉一下子让他坠入嘛嘛的,晕厥的快感中…。    整个卧室本来明亮的的光线开始变得柔和起来。太阳害窘般地跃进那几朵巨大无比,棉花般的白云里去了。    与兰花的情感愈来愈炽热,她几乎成了他生命的一部分。他享受着这生活给他带来的幸福,快乐。慢慢地,他好象几乎已经忘了很多当初他很渴望知道的东西。兰花也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片言只语。俩人似乎己形成了共识。享受爱情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事相比较都无关紧要的。    这星期很意外地好几天没见到兰花了,一方面是单位里一个项目收尾阶段。有很多文件要处理在加班加点,另一方面打了好几个电话,兰花也没回。    那天,他正在与一个在法国的客户电话里商谈项目的一个细节,兰花的电话进来了。他让她在另一条线上等一会儿。结果谈着谈着又过了一時。当他匆匆地结束与外商的谈判,转到兰花的那条线時,她居然还等着。    “没什么事,就想听听你的声音。”    甜甜的声音从话筒里转过来。    “你在哪儿?我想见你”他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哽咽。直感到有湿润润的东西在眼睛里打转。    “我在外地呢,过几天我再打电话给你。你自己多保重啊”他举着话筒好久才发现她己经挂了。他轻轻地放下了话筒。一种感动与幸福的感觉涌上心头。而且又恨自己为什么不暂停一下与那个法国人的电话呢?    也不知是那本书上或报纸上说的,男人与女人的区别会表现在热恋中的男女,女人会不顾一切地投入进去,而男人则会不時不刻地保持着一种理智:。确实他自己也弄不明白,为什么这么爱她,而且好几天都没联系上还让她等了一个多小時。也许是自己太粗心了吧。爱应该好好的珍惜,而且要好好的维护和提升。他暗暗的好像在下决心一样,挪动了一下座位,一本正经地端坐在办公室旁。一边拿起电话机旁的铁观音,一饮而尽。    兰花也没说几時回上海,也没说去什么地方和做什么,这偶而会让他很好奇,但爱情带来的巨大的幸福感己便他无㗇去顾及这些。本来内心深处也不过是想找个合适的女朋友结婚的。但姗姗来迟的爱情却威力无比,沉静在爱河里的俩个都来不及去想潜在的目的。爱是多么的美好。自从坠入爱河,来上班的路上,天空都是蔚蓝蔚蓝的,那座古色古香的西洋楼好像也在唤发着青春的活力。连走上二楼自己的办公室時,老式楼梯发出的讨厌的“咕吱,咕吱”的声音听上去也很动听。    他想这几天加加班,把手头上的事处理些,然后等兰花回来時请几假陪陪她。    拌随着“咕叽,咕叽”美妙的的声音,走进他的办公室。    “唉”只见紫红色的办公卓上放着一封从深圳假日酒店来的信封。一行隽秀的熟悉的字体一看就是兰花寄来的。他迫不及待想找拆信的小剪刀,结果还是手忙脚乱的把办公室卓上一大堆的文件都碰落到地上去了。坐在斜对面的主任把剪纸递给他,若有所思地微笑着望着他。    “谢谢主任”他装得很淡定的样子。    他手指因为激动而有些发抖,一边拆着这封很精细的,粉红色的信.一边在想兰花为什么要给我写信呢?    “亲爱的.......”    他迫不及待地读下去。    


浏阳二手房 https://liuyang.c21.com.cn/
相关报道
梧桐树下(中)
你以为是幸运,别人却拼命才得来
颠倒你的思维
刽子手计除酷吏
在泥土里呼吸的亲人
馕是什么东西?
秦王嬴政灭六国之燕国 齐国
七宗罪之饕餮
恐怖公园
曲突徒薪
 
 
 热门新闻
· 刽子手计除酷吏
· 阴婚阵阵(续2)
· 上帝永远都是公平的
· 别让情绪把鱼吓跑
· 满杯能容
· 老铁匠和紫砂壶
· 冷香
· 纸片狗
· 那个女孩哭了
· 扒一扒泛滥的校园爱情小说中,为什么《风车与
 推荐
· 敲响生命
· 馕是什么东西?
· 秦王嬴政灭六国之燕国 齐国
· 七宗罪之饕餮
· 恐怖公园
· 我给林彪治怪病
· 凶煞之舍身斗法
· 夜晚出走的女人
· 哭泣的眼泪
· 蔡锷的知音真的是小凤仙吗?此女到底是谁?
瑞达O网